首页 顺丰快递正文

快递巨头杀入外卖市场,能否扰乱寡头格局?

admin 顺丰快递 2020-05-13 108 0

因"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"频频登上热搜第一的顺丰,这次又因跨界做外卖而备受关注。

近日,顺丰同城上线了外卖平台"丰食"微信小程序,主打企业团餐配送服务,刚一推出便引来热议。网友们纷纷表示期待:"顺丰送外卖,速度应该非常快了!"

对此,顺丰回应,"丰食"是顺丰同城内部孵化的团餐平台,主要是为解决公司内部员工的用餐问题,系内部推行,接受的也是内部订单,并未要专门跨界做外卖。如果企业解决方案足够成熟的话,未来也可能会探索给顺丰同城做增值服务,但仍处在探讨和孵化的阶段。"这一番声明,可谓是十分谨慎了。

打开"丰食"外卖平台,能看到差不多已有超过50多家餐饮企业入驻,包括我们熟知的必胜客、德克士、西贝莜面村、吉野家等品牌餐饮,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在首页显示,"商家入驻,免费开放"。

这一重大卖点是顺丰前期为获得市场而打出来的战略。众所周知,商家与平台常常因为外卖佣金、抽成问题而不断发生矛盾不断,此时,对于疫情下的餐饮企业来说,"免费上线"可谓"雪中送炭"。

疫情下,团餐需求增长,顺丰此时杀入外卖市场,又故意避开与美团、饿了么产生竞争的个人外卖业务,着实看出了它的野心。但整个外卖市场仍然处于美团、饿了么双寡头垄断的局面,顺丰能顺利分得一杯羹吗?

快递业大佬盯上外卖这块"肥肉"

为何外卖市场成为一块香饽饽,能让顺丰如此重视?

这一切促发源头在于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。疫情下,为了满足员工无接触的就餐需求,很多企业开始订团餐,团餐成为各企业复工的刚需,而率先响应这一需求的仍然是外卖界的两大巨头美团和饿了么。

早在2月10日复工第一天,美团就联合政府等机构,在全国发起了"放心工作餐直供"行动,饿了么则在全国推出"企业团餐安心送"服务。两家刚上线团餐业务,就分别吸引了上千家餐饮企业的入驻。

对于疫情下堂食停摆的餐饮企业来说,团餐不但可以避免因人员密集而导致的病毒高发危险,也能够减少企业的经济损失,获得稳定的流水与收益。

事实上,团餐市场一直是一块未被开发的蓝海区域。数据显示,2018年,中国团餐市场消费规模就已达到万亿,2019年中国团餐的市场规模高达1.5万亿元,占整个国内餐饮市场的33.23%。主要覆盖军队、政府机关、院校、医院、企业等各种群体,这些群体不但消费频次高,粘性也高,有长期、长效的消费属性。

根据艾媒咨询预测,2020年中国团餐市场规模将增长12.67%,届时中国团餐市场总规模将达到1.69万亿元,餐饮市场的占比将提升到35.65%。

从数据中可以看出,团餐的市场规模不可估量,未来仍然有巨大的发展潜力。这大概也是顺丰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争相入局的原因。

顺丰对外卖市场的觊觎非一朝一夕。

早在2017年顺丰的年报中,顺丰就已介绍了"同城配业务",其中餐饮外卖也在其中,当时合作的主流品牌客户便已包括肯德基、麦当劳、德克士、百度、天虹等。

2019年顺丰宣布旗下顺丰同城业务独立运营,同时推出了"顺丰同城急送"品牌,这也就意味着,顺丰早已具备餐饮配送标准。

步步为营,只待"丰食"出现。顺丰顺理成章地将餐饮场景纳入业务中,而且从配送速度来说顺丰毫无置疑是领先的,团餐刚好可以打开外卖市场的入口。

虽然布局的初衷是好的,但一直以来,外卖市场都被两大巨头美团、饿了么垄断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"丰食"和美团、饿了么在量级上仍然存在较大差距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三季度的外卖交易份额,美团占比53%,饿了么+饿了么星选合计占比43.9%,其他平台仅有3.1%。足以见得,顺丰外卖之路漫漫。

免费入驻、低佣金战术

为了能够杀入团餐外卖,顺丰使出了不少绝招。

此前,"丰食"便退出了"瓜分500万"活动,作为吸引商家入驻的手段,只要用户邀请企业入驻,推荐人便可以获得相应奖励,推荐的企业也同样可以获得奖励。

同时,在"丰食"主页,也有商户入驻"免费上线"的入口,企业入驻即可享受极低佣金,商户最低佣金仅千分之三,这与目前同类外卖平台的20%佣金相比,可以说几乎为0佣金了。

众所周知,长时间以来,佣金是商户与外卖平台争议不断的矛盾点,因为高佣金甚至出现过商家联名抗议的事件。

比如,之前,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就曾公开发布《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》,反对美团外卖的高佣金策略,当时美团外卖在广东整体外卖市场的份额已经高达60%-90%,已达到《反垄断法》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。对很多商家来说,高佣金已经不堪忍受,盈利能力也间接受到影响。

顺丰此时入局,已经不占据市场优势,那么想要获得更多商户的青睐,低佣金策略必不可少。这种方式可以帮助顺丰更快、更顺利地打开市场,加上顺丰本身所建立起的同城配送网络优势,不少商家还是愿意尝试入驻"丰食"的。

只是,低佣金是利也是弊。靠烧钱补贴商家的策略虽然能够快速打开市场,也同时意味着前期顺丰是无法在外卖市场这块业务中赚到钱的。只能先烧钱,占领一定市场规模之后再重新回归正常的商业模式轨道。

顺丰此举也是无奈之选。

顺丰的焦虑,靠外卖能够解决吗?

近日顺丰频频登上热搜,一来是因为丰巢快递柜收费,引起绝大部分用户的不满,二来是顺丰又跨界做了外卖。无论是哪种新闻,都掩饰不掉顺丰目前的焦虑。

上个月,顺丰刚刚发布了2019年年报,从营收来看,顺丰实际营收1121.93亿,成为同行业中唯一破千亿的公司,独占鳌头。尽管如此,顺丰的净利润却并不高。数据显示,2019年顺丰净利润仅57.97亿,净利率仅5.17%,不及圆通、申通,与中通的25.65%的净利率相比更是远远不如。

尤其是在疫情下,顺丰更是危机重重。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顺丰营业收入达到335.41亿元,同比增长了39.59%;但营收大幅增加的同时,净利润却同比还下降了28.16%,只有9.07亿元。

由此看来,这家千亿快递巨头,盈利能力仍然不足。

在本身主业快递业务上,顺丰采用自营方式,为了能够与"四通一达"竞争,保持市场占有率,多年来,顺丰一直打价格战,即便在其他快递宣布涨价的时候,顺丰也坚持价格战。这样一来,势必带来净利润的持续减少。

为了增加盈利能力,顺丰不止一次尝试过跨界。早在2010年,顺丰便已开始试水电商行业,并推出了首个电商平台"顺丰E商圈"和支付平台"顺丰宝",售卖食品以及少量的3C产品,但才上线不久就消失匿迹,再也有没有音讯。

此后2012年,顺丰也上线过定位中高端市场的"顺丰优选",结果也是巨亏,只能关停。

直到顺丰开展同城业务,才有所好转。顺丰同城急送业务增长明显,增速位居新业务板块中第二。由此扩展了顺丰的边界,配送板块也扩充到餐饮、商超、生鲜、服装、医药等多个领域。

但目前来说,"丰食"还仍然只是顺丰内部孵化的一块业务,毕竟市场上还有美团、饿了么两大外卖平台巨头虎视眈眈地望着,顺丰也不敢直接针锋相对,因此,只选了外卖配送中"团餐"这一分支。

凭借在物流配送上的优势,顺丰能否靠外卖业务缓解盈利压力,暂时还是未知。但对整个外卖配送市场而言,顺丰的入局,或许也会稍微改变长久以来美团、饿了么两家独大的市场格局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