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顺丰快递正文

顺丰要靠外卖破圈了?

admin 顺丰快递 2020-05-13 178 0

来源:AI财经社

编辑 / 孙静

美团高佣金风波还没过去,顺丰进军外卖市场的消息又刷了一波屏。

顺丰相关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,“很惊讶,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多关注”。在他们看来,顺丰同城仅仅是在3月末上线了一款“丰食”小程序,疫情期间为员工就餐服务,目前仅面向内部。不过对方也表示,未来如果系统运作成熟,也会向外部企业开放。

这意味着,在物流与商流密切捆绑的中国市场,追求独立发展的顺丰在屡战屡败后依然没放弃对商流领域的探索。这场探索会搅动格局已定的外卖市场吗?

从送餐员变平台

一贯低调的顺丰,对送餐这事显得特别谨慎。对外界回应中,顺丰称丰食团队只是一个项目组,仅有十几个人,主要服务企业团餐订购,与美团、饿了么的目标群体不同,“绝对不是要叫板美团、饿了么”。

从小程序可以看出,目前有德克士、必胜客、吉野家等超50家连锁餐饮品牌入驻,有个人和企业订餐入口。5月12日AI财经社再次登录时发现,个人已无法下单,必须先认证为企业用户。

据了解,丰食是顺丰同城的业务之一。作为顺丰的新业务之一,顺丰同城业务增速很快,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96%,但对总营收贡献率并不高,仅有1.74%。2019年3月,顺丰同城剥离出来独立运作后,曾与闪送、UU跑腿等陷入混战,在企业文件、个人急件、鲜花蛋糕件等方面攻城略地。

不过,在高频的餐饮外卖领域,顺丰同城主要和肯德基、麦当劳等头部品牌合作,骑手在店里驻店送餐,走的还是大客户路线,与美团、饿了么全商家范围内即时配送的逻辑不同。但现在,顺丰干脆从送餐员变成了平台方。

汉森供应链董事长、农特集团总裁黄刚觉得这个模式很有潜力:顺丰可以靠快递员拓展企业用户,而且可以发挥顺丰快递和众包物流的运力资源,早晚送快递、中午送餐。眼下的契机还在于,餐饮商家忍受着美团、饿了么的高佣金,却苦于没有其他选择而无法“揭竿起义”。

不过,一家即时物流公司CEO仍处于观望态度。他告诉AI财经社,很多达达的人去了顺丰同城,包括从BD到ADM到城市经理,“顺丰同城的打法和达达比较一致,比如补贴的玩法,属于刚起步阶段的市场打法。不过现在看,顺丰比达达还要凶猛一些。”

屡败屡战的商流开拓

既然是疫情期间开发的内部项目,顺丰为什么给自己留有余地,说不排除探索对外开放?

很多人猜顺丰一直不想放弃拓展商流。

在中国快递领域,电商拥有相当的话语权。2018年电商快件占比已经达到快递业的76.5%。在狼多肉少且电商格局基本已定的情况下,快递企业在电商平台面前相对弱势。就连市场份额较大的韵达,也在4月末的财报中披露被阿里入股2%,后者正式集齐“四通一达”的最后一块拼图。

面对商流与物流捆绑的趋势,追求独立的顺丰很早就确定自建商流的战略。从2010年开始,顺丰展开了一系列尝试,比如推出电商平台“顺丰E商圈”、生鲜电商平台“顺丰优选”、社区店“嘿客”、海淘电商“丰趣海淘”等,但都反响平平。

其中,“嘿客”曾被视为攻占社区入口的明星项目,用户能获得商品预购、网购线下体验、便民服务、快件自寄自取服务,一度扩张突破2000家。但后来“嘿客”直接演化成一个快递揽收点。当时业内人称顺丰没有做商业的基因,在靠快递思维做商业,比如社区经济的核心是方便,但店内商品只供展示,用户必须线上下单,背离了商业本质。

基于上市考虑,2015年,顺丰不堪重负,干脆剥离了负责线上线下零售业务的顺丰商业板块。

基因论存在争议,但创投圈不少人仍认可这点。一家公司的核心优势相对固定,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其他方面的资源投入,比如腾讯不擅长做电商、京东不擅长平台运营。

黄刚告诉AI财经社,顺丰做商业始终没有走通。在2019年10月,顺丰大股东明德控股投资本来生活,把顺丰优选丢给本来生活,此后顺丰在商业布局上的探索归于沉寂。

他透露,目前顺丰专注物流运营包括生鲜冷链运营,本来集团专注电商和新零售,相当于各司其职。本来集团CEO喻华峰去年底曾向AI财经社表示,顺丰优选在珠三角有近400家门店,正好能弥补他们在区域上的分布不足,此外顺丰在供应链上很有优势,能做原产地的加工和运输。

事实上,顺丰2019年的重点不在商流拓展,而在5月推出的电商特惠件。这是继2013年、2016年后,顺丰再度尝试回归低价电商件市场,相当于放下身段,直接和通达系展开价格战。虽然快件量上升,但也造成顺丰2019年毛利率和单票收入双双下滑。

图/视觉中国

黄刚指出,由于顺丰没有和商流深度捆绑,所以很难看到爆炸性增长,因为走的都是老客户资源,如果没有新的商流进来,顺丰业绩很难短期爆发。这也可以解释顺丰为何始终不放弃对商流的探索,屡败屡战。

快递专家赵小敏则对顺丰抱有更大的耐心。他告诉AI财经社,顺丰还在探讨非物流业务比如商业,这一块未来会继续加大投入。

“有主导权,不完全靠流量走到今天,是顺丰最大的护城河。我们认为它是跑长途的‘白马’,中间歇一歇走下坡没关系,未来是‘50%的亚马逊+UPS’的结合体,而非像三通一达那样简单的快递公司。”赵小敏表示。

快递大本营被挑战

除了自身危机外,顺丰有可能跨界做外卖的另一重要原因,在于快递大本营领域受到本地生活平台的挑战。

典型的例子发生在4月初,华为新款P40系列发售,美团外卖半小时送货上门。承接平台是美团闪购,聚焦于日用品、鲜花、药品等非餐饮品类。2020年后,美团闪购开始进军丝芙兰等大牌美妆、实体书店、华为手机等3C商品。

同月,饿了么也宣布引入体育品牌迪卡侬等商家,扩充配送品类。“外卖没有天花板”,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,饿了么曾回应,基于消费者和商家需求的线上购买+即时配送没有边界。

这透露出一种趋势——外卖物流与同城快递的界限模糊化。原来,依靠送达时效,两方各司其职,如今为揽获周边客流,满足一揽子商品送货需求,各家都在加大品类扩张。

这种融合趋势曾出现在快递快运领域。电商发展带动快运企业进军快递市场,比如快运起家的德邦不惜把“德邦物流”改名为“德邦快递”来重塑品牌认知,而快递企业也在瓶颈下拓展快运领域,比如“顺丰快递”更名为“顺丰速运”。

眼下即时物流领域的融合趋势,是市场达成一定激烈程度后的延展行为,为拉高天花板的主动进攻举措。

目前来看,顺丰的丰食项目还在试水,现在聚焦的企业团餐订购还局限在预约阶段,更不用提满足个人即时订餐的外卖需求。而历经多年厮杀,美团的外卖地位也很难被撼动,商户资源、技术力量支撑的履约效率、流量思维,都不是单纯有运力的顺丰可以抗衡的。

不过即使动摇不了外卖格局,如果能找到一条商流渠道,获得相对稳定的订单,对顺丰来说也不错的选择。

我们从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出发,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、

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,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